导航菜单

月入人民币五千,在北京怎么生活?五位年轻人在北京的生存故事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第一次看到个税起徵点上调新闻的时候,第一反应就是:关我什么事?是不是很冷漠。我算过,个税起徵点上调,对我来说就是每个月能省 40 块钱这样,相当于每个月多吃一顿麦当劳呗,然后我还要继续累死累活的工作。
2016 年,我从香港中文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到北京求职。第一份工作是在电视台制作生活、民生类节目。薪水按出片分钟计算,最初规定节目每播出一分钟,可以拿到 150 块钱。后来台里没钱,就降到每分钟 105 块。因此,一直到 2018 年 1 月,我月薪最多 4000 块。

那份工作非常辛苦,我住朝阳,电视台在海淀,每天往返两小时。为保证播出,经常要加班到凌晨两三点,地铁停运,只能打车回家,一趟一百多块钱,相当于我一分钟的播出量。打车当然没有报销,一个临时工能有什么报销。我妈那时非常担心我。我和她手机位置共享。每晚我下班回家,她会一直盯着手机上的移动图标看,甚至会发现司机是否绕路,她总是等我到家才睡。

2018 年 1 月,我从香港回来快两年,还没稳定的工作。我就想,我每天累死累活的到底在干嘛?正好看到一家新闻门户网站在招编辑,我就去面试。HR 问我期待薪资多少,我之前穷惯了,告诉对方 6000 元以上就行。我完全没数,不知道该开什么样的薪水,也不知道自己值多少钱。

我还去另一家着名网路传媒公司面试,对方给我开 1.4 万薪水。他们还跟我说,你也不用觉得特别多,你研究生的学歷在这儿,起薪就是 8000。那时候我才知道我的学歷这么值钱。

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前一家网站。一是为了有份收入稳定的工作,二是这个工作轻松、福利好,有人给你缴五险一金,家里也满意。我现在月薪 4900 左右,房租 3000,每月只剩 1900,家里会给我 2000 元补贴。我不太会计划开销,因为根本不可能有余钱供你去计划。


2018 年 1 月 8 日,刚毕业的大学生合租在没暖气的出租屋内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你要扼杀你的欲望,要克制。我基本不买衣服,最多在放假回家时,我妈给我买。只靠我每月剩下的 1900 块钱生活,我只能在单位食堂吃饭。有了家里给我的 2000 块钱,我有时会去淘宝买双回力或飞跃,或者在周末上午奢侈地吃顿麦当劳早餐。

日子最窘迫时,我每天吃家里带来的包子。早晨一个包子,中午一个包子,不吃晚饭。包子是山麻楂、海米、猪肉馅的,我妈每到山麻楂上市的季节,就会买很多,包好了放在泡沫箱里。我从老家拎上高铁,一路拎到北京。后来有一阵,我常常早上起来没饭吃,我妈就说要给我寄包子过来,我说不要,吃你的包子,我会很想家。

我有个也在北京的同学,月薪 7000 多,家里也会给她补贴 2000 块。我不明白为什么 7000 块钱还要补贴 2000,她的房租只有 2000 多——她和男朋友合租,所以便宜。我妈有时跟我说,哎,你也找个男朋友,房租不就可以对半了吗?

我现在的工作很轻松,审稿送稿这种事情大学就已经干过了,都是机械化地重复,有时候我会想,为什么要干这个工作呀,我在干嘛。后来想,工作只是为了赚钱而已。 我目前没有过辞职的念头,我不可能裸辞,回到身无分文让父母养的阶段。我常和朋友讨论相关问题,我们的结论是,钱非常非常重要。

有了钱,你可以去尝试任何你想要尝试的,不用担心因为你毫无收入影响你爸妈的生活。像我们这种普通家庭,现实一点吧,生活的首要目的就是赚钱。

我常想起大二那年我打过的一场辩论赛,辩题是蚁族应不应该坚守在大城市。我的论点是,人在大城市就是在等待改变命运的机会,你不知道这个机会什么时候到来。对方说,这不对,这是在鼓励一种虚无缥缈、毫无价值的等待。 我最近一直在想,机会或许并没有预想中的多,这么多人留在北京,他们到底在等什么呢?

过去我在电视台,有一回凌晨 4 点下班,我走路去坐夜 3 路公车,等我上车了,我发现车上还有大概五六个人。 要我说北京是个什么样的城市,就是凌晨三四点钟的公车上还有五六个人的城市 。

疯狂加班的时候,我想骂脏话
李欣(化名)

广告公司员工,月薪:4000 人民币

我每次赚到钱都会捐几顿免费午餐,可能我是一个超迷信的人?哈哈,没有啦,就是总觉得有了钱就得捐出去一点。

找工作时,老板说先实习两个月再转正,实习薪水 3000,跟以前的实习薪水相比,我觉得 3000 块钱挺高的,就忘了谈转正后的薪水。结果转正后第一次拿正式薪水,扣除五险一金,只有 4000 多块钱,少得可怜。闲着的时候还好,疯狂加班的时候想骂脏话。

好在我平时不怎么花钱,4000 多还算够用,大头是租房。我的花钱理念是,无论赚多少钱都会拿出 10%存起来,因此我现在有一点点存款。

这种诡异的存钱习惯从初中就开始。我很怕自己会有什么事,总觉得应该有备无患。但发现,一过年突然要买票回家、给家人买东西,花销一下多起来,存一年的钱就没了。我偶尔会借钱,比如房租变成季付、和同事一起出国玩,看到互联网金融软件可以借钱,我就在上面借一点。


2018 年 6 月 21 日,北京国贸地铁站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看到个税起徵点上调的新闻其实没感觉,之前也没有算过,因为离我太远了,我又不是一个月赚几千万的人,少不少就十几块钱吧 ,依法纳税就是了。而且我们的税收不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嘛,当然怎么用我是不知道………

另外,我每次赚到钱都会捐几顿免费午餐,可能我是一个超迷信的人?哈哈,没有啦,就是总觉得有了钱就得捐出去一点 。这还可能跟我的成长环境有关。我老家那里福利好,而且我是少数民族,每年都会有一些补贴。上大学时,有个阿姨每年给我交学费。一直以来是这样的生活状态,导致我也有这样的意识。

我喜欢做饭。周末的早晨醒来,我会骑车去附近的菜市场买菜。 菜市场的蔬菜没有超市里的漂亮,也不够规整,但那种饱和度不高的颜色让我更安心,丑陋的样子更朴实,关键是便宜。

自己一个人生活,开始计较起来,会为了比较同一种蔬菜的价格走过许多摊位。一块钱能买到两个茄子,六毛钱能带走两颗洋葱,卖菜的大叔还会说给五毛就好了。

炒菜的锅是最便宜的那种,在宜家买的,九块九,他们跟我说吃了脑子会变痴呆。我特意上网查, 人家说其实是从得老年痴呆的人身上检测出他们有铝,而不是吃了铝的人都痴呆,我这才放心 。反正那个锅炒菜超级好吃,而且适合一个人用,把菜炒完了盛出来,刚好装满一碗。

我现在在考虑辞职。每当我意识到自己目前做的事情和一年前没什么分别,并意识到明年做的事情可能和现在没什么分别时,我就很想辞职。

有一次,我送走好友阿林,她说她再也不想来北京了。我不知道我会在北京待多久,也不知道以后的我会在哪里?但是北京在我眼里,就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地方,一个让我不得不去努力的地方。

我妈告诉我,这 5000 块钱是我借你的,你要慢慢还我
Joanna(化名)

航空公司空港后台,月薪:4000 人民币

我后来想,既然我没有她那么重的负担,还是让自己的生活滋润一点好了。

我在机场上班,以管培生的身份进入公司,刚开始需要做一些行政、后勤工作。我们单位属于国企,公积金应该是北京市最高缴纳标准,这一点我还挺满意的。最重要的是有宿舍,省了一大笔房租。

2016 年找到这份工作时,我正准备出国。当时很纠结,后来我妈说,女生就在国企待着挺好的,不会很累。我妈在外企上班,每天工作特别累,她不指望我挣大钱,觉得就这样挺好。我一个表姑之前也在外企,还是世界 500 强,后来她休了产假,直接被辞退了。在国企肯定不会有这种问题。

我看到个税起徵点上调的消息就觉得,哇,可能会对收入不那么高的人有好处吧。之前自己纳税的情况,没有特别关注过,因为我就算交也不多 。就觉得反正纳税也是每个人应尽的义务嘛,都是必须缴纳的,所以就没有在意过。总之政策前后对我生活没有影响吧,最多可以省两顿外卖钱。

我最开始薪水到手大约 4000 元。住了一段时间宿舍后,我在机场附近租了房子,月租 1500。我给自己的消费计划是,房租 1500,化妆品和衣服 1000 块,吃饭 500——我们有食堂,一顿饭 15 块钱,另有 5 块钱餐补,相当于一餐只要 10 块钱。剩下 1000 元我用来玩,比如去做美容之类的。

当然出现过「财政危机」的情况。比如我上上个月办了一张健身卡,年费 2300,我还办了 3000 元的私教课,用信用卡支付,当时立刻感觉,哇塞!这个月肯定是还不上了。

我本来有点积蓄。我会把年终奖、大学时打工赚的钱、父母的压岁钱都存起来。但是上上个月,我刚好把这些钱都转给了我妈,她想帮我买一些理财产品。我只好向她借钱还信用卡。 我跟我妈的钱分得比较清,她会告诉我,这 5000 块钱是我借你的,你要慢慢还我 。


2018 年 5 月 25 日,北京亮马桥公车站,下班排队等公交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我想买的东西很多,比如一些昂贵的化妆品。我有个同事特别有钱,她老公月薪 10 万,她上班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和社会脱节。我们经常会让她推荐化妆品,她推荐的都是一两千的。我就说,姐,有便宜的吗?

有时候我很羡慕她。同事们用的水乳都在 2000 块钱上下,我就用六七百块的,那时我就会这么想:这是因为她们老啊,我还年轻,这么年轻没有必要用那么贵的。

我有个大学室友在银行上班,每天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让人办卡。她收入挺高,到手能有 1 万,多的时候能挣到 1 万 7,我一度羡慕她,跟她说,哇塞,你挣那么多,我也要去银行,我也要去跟在别人屁股后面求别人办卡。

室友跟我说,你知道求人办卡多累吗?她一天都不能休息,风吹日晒,有时候他们会在加油站或饭店外面拉横幅,写上什么什么银行几周年庆,办卡有优惠之类的。她说她现在就是「有命挣没命花」。她家是农村的,生活负担也比较重。我后来想,既然我没有她那么重的负担,还是让自己的生活滋润一点好了。

这么说吧,自从听说她每天工作 12 小时,一周工作 6 到 7 天,我就觉得我的工作简直太好了。虽然我也每天工作 12 到 13 小时,但是我上两天班休两天,而且这 13 小时中,有效工作时间并不算长,很多时间都是在航站楼里瞎转悠、吃饭、跟同事聊天。如果你特别想出去玩,只需和同事换班,换两个班就能休息 6 天,还不用赶高峰期。

如果将来有更好的机会,我可能会跳槽。但目前还没有想法,毕竟想找到比我们公司还清闲的工作挺难的。其实我曾经找过。过去,我们的班制是上一天休两天,后来改成上两天休两天,我就很生气,特别不愿意。我跟我妈说,不行,我要找工作。 当时我面试了挺多公司,大多是私企。

那些公司基本都会问我一个问题,你能接受加班吗?我觉得他们说这种话肯定是不可能有加班费,虽然月薪可以达到 1 万 5,但就是没日没夜地干。

我有个同事去了互联网公司,她每个月能挣到 1 万 3 到 1 万 7,她跟我说的还是那句话「有命挣没命花」,她问我现在什么班制,我说现在特别不好,上两天休两天。她说你就开心吧,我上五天休两天,每天 13 小时。

完了,我瞬间就觉得,一个女生上午 9 点一直工作到晚上 9 点。我还有拖延症,可能回家就 10 点、11 点了,再洗脸刷牙敷面膜,那就整到一两点了,我的脸还要不要了?!

我认为我的工作 3 年内不会有太大变化。我还是要遵循老人的看法,女生结婚生子挺好的,就像我那个同事,上班就是玩一玩,虽然我没想上班玩一玩,但我也没把很大的重心放在工作上,暂时混口饭吃吧。所以后来我就没考虑过辞职。反正我现在的期待如我妈所愿,赶紧找个男朋友把自己嫁出去。

我从不查金融卡余额
赵泓(化名)

公务员,月薪:4000~5000 人民币

其实对于一个不求上进的人来说,你并不会感到那么多生活压力。

我是公务员。我平时不怎么看薪水条,所以对个税缴多少没什么概念。其实大多数人考公务员对薪资都有预期,知道它不会特别高,但基本生活是可以保障的 。稳定是我择业时的首要因素,如果你要北京户口,这样选择会稳妥一点。我 2015 年毕业,一年后拿到北京户口,后来也想过换工作,但没那么多时间让你想,而且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。

这半年我有了一些津贴调整,薪水超出 5000,过去一般都是 4000 元。每个人都会觉得钱不够花,只不过我没那么强烈的感受。我个人生活比较简单,吃饭在单位食堂,房租用公积金和补贴抵消,上下班坐公共交通。比较大的开销是电子产品,我有这方面的爱好。比如我前段时间买了个智能乌克丽丽。

又比如,我有 3 部手机,前两部分别是摩托罗拉的模块手机和 SONY 的防水手机。最近刚买的一部是 Yota,原价 3000 多,活动价只要 1900。最初我觉得手上同时拿 3 部手机挺奢侈的,就一直搁着,关注 Yota 关注了两三个月,常常搜寻它的信息,等到它价格降了,那就买吧。

日常生活的消费也会有纠结的时候,不过考虑的时间不比买电子产品长。比如要去吃特别远又特别贵的东西,如果是自己一个人,我一般就不去了,如果和别人一起,我就会告诉他们,拿出手机,时间是单数就去,是双数就不去。

我没有开通手机银行,也没有查余额的习惯,一般就花着,一般也够花。有一回我心血来潮去银行打了详单,突然发现,我的余额怎么就剩这些了,有些钱我压根想不起来怎么花的,那就作罢。当然,卡里的余额还是超过 1 万的,工作 1 年之后,我卡里一般都会有至少 1 万块钱。


2017 年国家公务员考试开考,据人社部发布的数据显示:共有 148.63 万人通过报名资格审查,招录只有 2.7 万人,平均招录比约 55:1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区别于大部分人的猜测,我的工作很忙,上班期间没什么时间看手机,还老加班。我当年也以为公务员轻松点儿,我学的新闻专业,都没想去媒体,媒体肯定老加班,后来觉得,当初还不如去媒体。

在我看来,这工作待遇还行,就是太忙了,活有点太多了,不适合年轻人。年轻人最好下班后可以自由安排,骑个车、游个泳或者去图书馆看个书。

其实对于一个不求上进的人来说,你并不会感到那么多生活压力。你要是想去生活压力小的地方,以后随时可以回去。但比如北京和杭州,无非一个房价 8 万,一个房价 5 万,这是五十步跟百步的区别而已,干脆就别考虑那么远。

我顶多觉得脑子别老浑浑噩噩,多思考思考,别那么封闭,最好跟社会多接触一些。我们这工作跟社会接触很少,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太封闭,就会尝试新事物,上网买个好玩的东西,比如那把乌克丽丽,虽然我只在端午节时有时间拿出来玩了一个多小时。

我随手就把薪水条丢进了垃圾桶
Derrick(化名)

公关公司管培生,月薪:4000 人民币

iPhoneX 刚出来时,我很想买,一看价格,我开始计算,即便分期付款,也需要我 1/4 薪水,算了,还是不买了。凡是碰到这种花费比较多的东西,跟薪水一比,我都不想买了。

第一次实习时,老大跟我讲,你来北京第一年基本要靠家里,第二年如果能经济独立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了。这句话印在了我心里。因此,2017 年 7 月进入公司时,我能接受税前 4000 元的薪水,我知道第一年可能需要家里养活我。

不过,真正拿到薪水时,我还是很忿忿不平。实习期间我做了很多有成绩的事,比如在汽车展会上做了几百万的媒体投放业务,以及在全国媒体的试驾会上做板块负责人。

2017 年 7 月底,正式拿到薪水,我觉得,我 X,就这么点钱,随手就把薪水条丢进垃圾桶。在我们这个行业,入行拿 4000 月薪很正常。但拿这个薪水的人,在公关公司一般负责最底层的事,帮老板们跑腿、整理数据,但我事情很多,压力很大,因此很不爽。

看到起徵点上调的新闻,第一反应就是:哦,我知道了。因为本来对我的薪水就没有什么影响,毕竟没有进入高收入人群,而且新闻里说也只是草案徵求意见阶段,我觉得吧,通常民意也上传不上去。现在年轻人都被生活打压得很佛系了,不参政不议事。

我是一个没有理财能力的人,尤其是在移动支付的大背景下,多数人对自己花了多少钱没有概念,但我没有过入不敷出的时候。大学时我拍过几部片子,后来把版权卖出去,赚了 3 万块钱,如果不是因为这点积蓄,我根本撑不过去。我后来估算了一下,我每月的开销大概是 6000 元,这意味着,每个月我要从自己的积蓄中再拿出 2000 元。


2018 年 4 月 29 日,北京地铁西二旗站的共享单车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 

我是一个物欲很强的人。大学时一直赚外快,从来不愁钱,看到什么都想买。等我真正开始赚钱了,受制于经济实力,这一年没有买过昂贵的东西。去年 iPhone X 刚出来时,我很想买,一看价格,我开始计算,即便分期付款,也需要我 1/4 薪水,算了,还是不买了。凡是碰到这种花费比较多的东西,跟薪水一比,我都不想买了。

我的总监买了 iPhone X,分期付款的。我当时想,我靠,一个总监那么高的薪资分期付款干嘛?后来他跟我说,这其实是一种理财方式,你不应该一次性把现金流划出去,在通货膨胀的情况下,货币一直在贬值,能把钱分散开就分散开用,这跟买房是一样的。

刚来北京时,我妈陪我去宜家,她为我挑了一个特别好的书架,接近 2000 块钱。我义正严辞地拒绝了她,最后买了个 600 块的,就是那种正在做促销、如果书放多了中间就会往下坠的书架。

一年后,我要离开北京去深圳了,薪资也涨到 9000 一个月。我觉得我挺有远见,搬家根本搬不走它。我把房子转租给兰州大学的毕业生,在他身上,我彷彿看见一年前的自己,我把包括书架在内的一些东西都留给了他。

我还去和我的实习生对接工作。我将自己这一年的经歷都告诉了他,包括我如何在一年内把我的薪资翻了倍。 我希望他能够抱有一些希望,不能拿 4000 块钱就永远干 4000 块钱的事 。我告诉他最现实的状况,这一年你需要家里支援,但你用实际行动可以尽快摆脱这些,做到经济独立。

 
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微信打赏
    微信扫描打赏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相关推荐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二维码